www.rg6899.net | 剴陓婓盄夥厙翋域

盄ㄩ0063-23041688 | 芘詨蚘眊ㄩsunbet.cs@gmail.com | 羲誧測燴嫘豢磁釬盄ㄩ0063-23041688

扢峈忑珜| 樓輮梐

蠟絞ヶ腔弇离ㄩ蹦抭  >  藝芞

剴陓婓盄夥厙:笙昢籵眭扂汁譏漈齤繒尤

▽奀潔ㄩ2018-5-23 22:42:3▼▽懂埭ㄩ蕪栺虯厙▼▽晤憮ㄩ燠珆▼

▲埻梓枙ㄩ桴酗ㄛ峈睡祥補萸蕞び衱蚻ヴ腔岈?◎

剴陓婓盄夥厙


    ※菴珨棒艘善涴繫嗣腔瑤毞妗极睿耀倰ㄛ扂準都慾雄﹝來自台灣的知名繪本畫家、策展人、設計師鄒駿昇日前作為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舉辦的澳門「台灣周」活動講者嘉賓,與澳門藝術愛好者分享了自己的繪本創作歷程,其風趣幽默、誠懇大方的講述風格頗受聽眾好評。藝術沒盡頭,創作無終點。鄒駿昇的經驗帶來的或許是此種啟示。■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徐全鄒駿昇用簡報的形式回顧了自己的學習和創作歷程。他以「用視覺藝術與世界溝通」定位自己過往十年創作歷程的回顧,展現了「從這裡到那裡」的藝術人生。在台學藝術多走教書路鄒駿昇說,自己出生在台中一個半郊區的地方,家庭乃是以傳統的金屬加工業為營生。他風趣地表示,或許是上帝不喜歡醜的事物,自己從小就非常喜歡塗鴉,也嘗試將塗鴉運用到自己的家庭中,但是自嘲蠻失敗。後來,鄒駿昇到學校去接受比較專業的訓練。高中念的是美術班,大學則是在師範學院就讀。無論是高中或是大學,就地理位置而言其實都是在鄉下,所以讀書也顯得有些不太甘願,因為最初以為自己會到都市中去學習。他告訴聽眾,自己的父親覺得讀藝術是沒有出路的,所以在上大學填報志願時寫上了師範專業。在台灣,客觀的事實也是很多學藝術的人最後走的也是教書的道路。後來鄒駿昇真的去教書了,被社會定義為老師。在台灣的學校都會有吹奏直笛的音樂比賽。在比賽時,於指定曲部分選擇了一首具有幽默感的音樂,便讓學生將一道靈符貼在自己的額頭上。而這道靈符就是鄒駿昇指導學生完成的,比賽本身也拿到了創意獎。此外,在教學中,鄒駿昇也會設定不同主題讓學生進行創作學習。「媽媽像什麼」是他曾經向學生們佈置過的一個題材。在學生上交的作品中,幾組不同的作品讓他覺得動容。一個學生在作品中認為媽媽像鬧鐘,因為媽媽每天叫他(她)起床;另一個學生的家庭是做麵店的,所以認為媽媽像機器人;也有同學認為媽媽像一個烤箱,總是做出好吃的食物;而令鄒駿昇特別動容的,則是一個學生認為媽媽像月亮,因為母親是勞工階級,每天都會加班到很晚。留學英倫感受文化衝擊在服兵役的歲月中,生活比較苦悶,所以繪畫成為了一種解悶的方式。完成兵役之後,面對了繼續教書和海外深造的選擇。最終選擇了去倫敦留學。在倫敦,感受到了濃厚的異鄉人心境,也有文化的衝擊感。在英國的第一年,以英國著名的食物炸魚薯條創作繪本,入選了意大利波隆那童年插畫展。這個作品的意境乃是:倫敦其實是一個非常冷漠的城市,並非觀光客所感受的那樣歡樂。所以,自己也花了很多時間去記錄倫敦人的面部,差不多有上千個。後來,又開始用倫敦人的背部作為素材進行創作,以「theand」作為主題,代表連接而非結束,且在這個過程中融匯了攝影的環節,也請同學幫忙拍錄像。前後差不多花去了數個月的時間。此一階段中,創作過月曆,也創作過封面。完成這個系列之後,找到了倫敦的一家理髮店作為展示自己作品的場地,甚至也專門做了制服讓理髮師穿,因而包括整個理髮店、理髮師也成為了藝術品的一部分。後來,鄒駿昇也創作了《三分之一》系列,用抽象的色彩去表達自己每一個時期的感覺和人生。三分之一代表人一生中休息、睡覺的時間,另外三分之二是甦醒的狀態。在人生的不同階段,與父母的互動、與同學的互動、想像與未來另一半的生活、描繪當兵的歲月、刻畫海外留學生涯,都會用三分之一作為一種構思。《玩具槍》是鄒駿昇作品中比較特別的一個構思。在英國畢業時,鄒駿昇和外籍同學到巴西去旅遊,聊到了小時候的教育和成長歷程。鄒駿昇直言,自己甚或整個台灣,孩子們是在打罵教育中長大。外籍同學直言,在教育小孩時用暴力,其實就是在間接告訴小孩如何用暴力取得一種虛假的服從。所以,玩具槍在鄒駿昇看來是不應該存在於這個世界上的。因為這不僅是一個玩具,它指向了很多有暴力情節的電影。故而,用版畫的方式表達了這一主題,特別是暴力造成的陰影和負面影響。在鄒駿昇看來,所有的暴力在某種程度上都可以和玩具槍聯結。思考是永無止盡的過程在回答現場聽眾提問時,鄒駿昇說,自己的每一個成長階段,都不會覺得滿足。自己的履歷雖然洋洋灑灑得到很多獎,但這不會帶來滿足。得到一個獎,只會開心一天,然後便會去思考下一個問題,這一切是永無止盡的。真正會得到獎的,都是自己可以掌握操作的作品,反而商業案要滿足市場和其他人的口味,揮灑空間有限。鄒駿昇分享了自己在英國的求學經歷。在英國讀書時,學習的是觀念和思考的方法。在這一過程中,抱持了非常大的憧憬和理想的他發現一些老師不太喜歡自己的一些作品,因為自己選擇的是比較冒險的路線,自己內心不太服氣,但是更多的老師也不認可自己的作品。後來他將自己的作品送出學校比賽,獲了獎。所以,自己的作品不可能所有人都喜歡。藝術也有情義在。那家曾經展示鄒駿昇作品的理髮店後來在英國慘淡經營,最後回到了澳洲。鄒駿昇將自己的一些作品送給了這家店,以表達對當年提供場地的感恩。杅勀梇壅鵖5堎3梊痗姥忠棞邾粉嶂狩苃謘偕芢誕傮芋掠銌70笚爛ㄛ蕨祜假捷淉葬腔党疧わ芞﹝釬峈漆鰍竘輛腔詢傷侘籟盆郈ば碣監縑╮偭蔥耙鉼ョ敗幽罈騊譏葂嚗珔務汁窱觕鄶內鰍鍬阨ь阨俜弊暱陓洘莉珛埶蚳模瞼﹝蚧む岆※酴瑚§瘍謗へ馴僻耦ㄛ2017爛冪徹蜊蚾綴ㄛ撿掘賸減婥晶眻れ蔥倰桵須儂腔夔薯﹝§悝苺參呇汜ぜ歎睿悝濘瑟賦磁れ懂ㄛ猁⑴鍰絳湍雄諒呇攷陔瑞ㄛ諒呇湍雄悝汜悝濘瑟﹝楊志強資深評論員香港工商專聯會會長中央對「港獨」零容忍,遏制「港獨」已經成為中央對香港的要求和社會各界的強烈呼聲。香港不能成為國家安全的短板,社會各界和特區政府都負有不可推卸的憲制責任。特區政府必須依法取締「港獨」組織,依法懲處「港獨」分子,積極推動基本法23條立法,維護國家安全。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在「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香港研討會上的致辭中指出,在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方面,香港的制度還不完善,甚至是世界上唯一長期沒有健全國家安全法律制度的地方,成了國家安全中的一塊突出短板和風險點,也是直接影響我們香港市民安全的重大風險點。依法取締「港獨」組織香港不能成為國家安全的短板,首先特區政府要依法取締「港獨」組織。2016年,國務院港澳辦發言人就香港有人公然宣稱成立「港獨」組織一事作出回應,指出有關行為危害國家主權、安全和香港的繁榮穩定,已嚴重違反國家憲法、香港基本法和現行有關法律,相信香港特區政府一定會依法處理。港澳辦發言人沒有具體提及組織的名字,但指的就是當時宣稱成立的所謂「香港民族黨」,該組織公然以「擺脫中共壓迫」和「實現香港獨立」為宗旨,雖然在向特區政府公司註冊處註冊時已被拒絕,但卻一再公開進行非法「港獨」分裂活動,包括與「台獨」、「疆獨」、「藏獨」、「蒙獨」組織勾結,聲言要加強各「獨派」組織合作,分享推動「香港獨立運動」的經驗云云。由於當局沒有依法取締「香港民族黨」,近年來不斷有「港獨」組織成立,除「香港民族黨」、「香港民進黨」外,又有「青年新政」、「本民前」、「香港眾志」等,這些「港獨」組織打正分裂旗號,肆無忌憚以各種方式不斷挑戰國家的主權安全。特區政府有關執法部門不能坐視「港獨」組織分裂國土的行為,必須盡快依法取締「港獨」組織。第二,特區政府與司法機構不能放生「港獨」分子,必須依法懲處「港獨」分子。前段時期出現連串放生事件,包括放生黑金案黎智英及反對派政客,放生掀開違法「佔中」序幕的黃之鋒等三人不需要坐牢,放生焚燒基本法的區諾軒參加立法會補選等。依法懲處「港獨」分子其中尤為嚴重的是,律政司2月1日以「證據不足」為藉口,放生與外部勢力關係密切的違法「佔中」金主黎智英,其曾任美國海軍情報員的助手MarkSimon,以及收受黎巨額款項的現任與前任反對派立法會議員,使「黑金」政治更趨橫行無忌,為破壞「一國兩制」的內外分裂分子提供保護傘。中央強調支持港府依法規管「港獨」分子,是畫公仔畫出腸,是要求特區政府和司法機構必須依法懲處「港獨」分子,必須遏制香港近期的連串放生歪風。對於有人公然鼓吹港人要為「人民自決」做好準備,思考將來應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其「煽獨」言論明顯違憲違法,是公然挑戰國家主權。對此,特區政府不單要「強烈譴責」以正視聽,更要依法懲處,「擒賊先擒王」,為依法懲處「港獨」分子奠定基礎。 盡快完成23條立法第三,在國家安全上,只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分。的確,環顧世界,國安無「兩制」之分,世界各國都高度重視國家安全。在「一國」之內,香港不應成為國家安全的「短板、漏洞」。香港現有法律不足以制止違反基本法和損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遏止「港獨」、保障國家安全的法律存在嚴重缺失,就基本法23條立法具有高度的迫切性。特區政府多次表明會努力創造有利23條的立法環境,卻沒有明言何時重啟23條立法。行政長官林鄭月娥重申就23條立法是特區政府的憲制責任,令人鼓舞,但表示沒有立法的具體時間表,則令人遺憾。前立法會主席曾鈺成表示,如果現屆政府在任期完成前,不對基本法第23條立法進行任何工作,他會感到很詫異。香港要避免成為國家安全短板,必須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嚴格依照憲法和基本法辦事,盡快完成23條立法。


   朱文興趵突騰空天下奇,其實五龍潭的清雅幽靜深碧靈動,何嘗不是一種天下奇觀呢?五龍潭及依泉潭而建的公園,有獨特的風韻。她雖沒有趵突騰空的壯觀場面,也沒有黑虎嘯月的磅礡氣勢,但主泉池南北長七十米,東西寬三十多米,比趵突泉、黑虎泉的泉池大得多也深得多,水質也是最純淨的,因而早在北魏時期,著名地理學家酈道元就在《水經注》中稱之為「淨池」。初春的一天早晨,我徑直來到「淨池」邊,第一縷春風徐徐撲來,吹皺一池春水,水面上蕩起輕輕漣漪,微波細瀾中,倒映茯K色第一枝--剛剛吐翠的垂柳,柳枝搖曳,輕煙淡霧,薄薄的晨霧,在溫柔碧藍的水面上輕輕地升騰,猶如妙齡姑娘身披的白紗,為五龍潭增添了幾分神秘,幾多溫柔。我忍不住坐了下來,細觀泉潭,純淨剔透、清寂靜美,宛如明鏡一般,清晰地映出藍藍的天,白白的雲,翠嫩的柳。柔情似水,蒸騰出幾多夢幻和迷離,令人神往遐思。我情不自禁地吟誦起當代著名詩人孔孚在《泉邊》中的詩句:「掬一捧泉水,洗一洗眼睛,心也綠了!」沿蚍磌銂漱p道信步,南岸,裊裊娜娜的春柳;東岸,透、瘦、漏、皺的太湖石假山;北岸西頭,田園般的小河和小石橋;西岸,渾樸風情的亭台樓閣;嫩綠的草坪,青翠的竹林,金黃的迎春花,一一呈現。慢慢走,彷彿在月宮裡散步;細細品,光陰裡的故事傳說。自古以來,五龍潭流傳茬多神秘的傳說。傳說五龍潭的泉水之所以深不可測,是因為潭底的塌陷處有一個裂口,在一潭碧水中顯得詭秘而深邃,這眼老泉自古就沒有乾涸過,不管濟南遭受多麼嚴重的旱災,只要在此祈禱求雨,馬上靈驗,大雨如注,因而水位始終深不見底。北魏以前,大明湖就在今五龍潭以北一帶,五龍潭與大明湖是相連的。後來,滄海變桑田,五龍潭與大明湖分開,形成了一潭獨立的清泉。酈道元在《水經注》中記述,濼水「北為大明湖,西即大明寺,寺東、北兩面側湖,此水便成淨池也。池上有客亭。」元代歷史地理學家、方志編纂家、文學家于欽在《齊乘》中寫道,「《水經注》濼水北為大明湖,西有大明寺,水成淨池,池上有客亭,即北渚也,今名五龍潭。」于欽記述的淨池上的客亭,就是當年杜甫與李北海宴集後寫下「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的那個歷下亭,而那時的大明湖歷下亭,就在五龍潭北邊。這一帶早在北魏時期就已風景如畫,《水經注》中曾描述:「左右楸桐負日,俯仰目對魚鳥,極水木明瑟,可謂濠梁之性,物我無違矣。」只是在北魏之時,這一帶還不叫五龍潭。五龍潭之名的出現,是因為元代在潭邊建廟,內塑五方龍神。所謂五方龍神,就是陰陽五行風水學上指的東西南北中、青赤黑白黃五方土地之龍神,掌管茪迨飺s脈,五龍潭從此才得名。後來,歲月的風霜,使廟宇不復存在,但五龍潭這名,卻流傳了下來。《歷乘》即歷城縣志的最早編纂者、明代歷城著名文人劉敕,曾在《五龍潭》一詩中以傳神的筆觸描寫道,「傳是蛟龍宅,龍潛何處尋?壇中台殿古,門外石潭深。樹密雲常合,亭高日半陰;坐來水色淨,聊可空人心。」清代濟南詩人朱照在《錦秋老屋稿》曾記述,「古淨池,神潭,莫能穿其底。好事者建小廟於潭邊,塑五神像,乃曰五龍潭。小神者,龍神稱謂之詞,非小廟也。」五龍潭還有更為神秘的傳說。這裡曾是唐代開國名將、齊州歷城人秦瓊的府第。秦瓊跟隨唐太宗李世民南征北戰,屢建奇功,天下平定後,曾在五龍潭建秦瓊府,只是當時的五龍潭並無一潭泉水。貞觀十年,秦瓊去世後不久被封為胡國公,有一天,一夜暴雨,電閃雷鳴,大雨如注,有人見五條金龍閃現空中,隨即玉樓瓊宇塌陷,秦瓊府沉沒為淵,從此才有了五龍潭。元代濟南文學家張養浩在《復龍祥觀施田記》中寫道:「五龍潭,聞故老言,此唐胡國公秦瓊第遺址。一夕雷雨,潰而為淵。」有茪d年神秘傳說的五龍潭,集千種嬌媚、萬般風情於一身。公園內的二十六處名泉,個個嫵媚空靈,嬌柔多姿,有的如緞帶般的纏繞,有的似輕煙般的飄渺,或如碎石般飛濺,或似明鏡般的清幽。在五龍潭主泉池南岸向東,護城河畔,有一個不規則泉池,池中央的自然石上有個碗口粗細的泉眼,每到盛水季節,汩汩泉水自泉眼中騰空噴出,盤曲吐水,出露時的水狀如遠古時傳說中頭上生有雙角的虯龍,所以得名為虯溪泉。旁邊是月牙泉,初春的她已失去青春期的綽綽風姿。月牙泉要想生機勃發,大約在秋季。去年,地下水位達到二十九米時,我來到月牙泉前,泉水從蘑菇雲狀的山石中湧出,順勢疊瀑而下,形成水簾,如詩似畫,如夢似幻,溢淌出朦朧之美。五龍潭的美,不僅在於那些神秘的傳說,更在於深厚的文化底蘊。清代著名學者桂馥曾在泉邊建有潭西精舍,邀集各方文人雅士吟詩賦詞,成為芳華薈萃的文學百花園。建潭西精舍時,碰巧挖出了一眼新泉,汩汩噴湧,水勢甚佳,狀如冰壺,桂馥甚感幸運,大喜過望,大宴賓客,請眾人為該泉起名,來客都順茪C十二名泉的名字套路模式起名,有以泉的形狀命名的,有以泉的顏色起名的,有以泉的味道起名的,無論文人們如何挖空心思,都難落俗套,因而桂馥均不滿意。最終,別出心裁,親自起名為「七十三泉」,使人更易記憶。他還為此名賦詩一首:「名泉七十二,不數五龍潭。為勞算博士,籌添七十三。」桂馥還將附近天鏡泉的水引入其中,又建了一些亭台水榭,清泉繞屋穿廊,流入五龍潭,潭西精舍成了詩情畫意濃郁、激發詩人靈感的水景園。歲月的滄桑使潭西精舍不復存在,但在與它原址遙相對應的五龍潭公園南門東側,原東流水街105號中共山東地方執委會秘書處舊址,一座古式的二層磚石小樓,掩映在青松翠竹之中,成為傳承紅色文化的神聖園地。ㄗ蛁8ㄘ々蚧扦頗⑸岊厙桴ㄗhttp://ㄘㄛ2017爛1堎11捸陔貌扦慇嫌梆4堎24桮蝤釆м蜄りㄐE閞賞ㄘ蚕馱珛睿陓洘趙窒﹜弊滅褪馱擁﹜弊模瑤毞擁﹜窪韓蔬吽佸鵙葬撼域腔2018爛※笢弊瑤毞捸敔鰴◆貕砠24梊盚嫌梆馱珛湮悝羲躉﹝郭中行資深評論員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日前表示其發動的區議會選舉「風雲計劃」正在全面推行,他將舉辦區選培訓班,培訓新人到未有反對派人士開拓的選區參戰;他又透露,目前擁有最多「待開拓區」的是元朗及北區等偏遠區,目前第一班培訓班更已「爆滿」云云。戴耀廷的「風雲計劃」名稱改得煞有介事,但其實就是針對沒有反對派人士參選的選區,由戴耀廷招攬、培訓、指揮新人「空降」參選,務求爭取更多區議會議席,繼而增加反對派在選委會的力量,從而影響特首選舉。戴耀廷好像「發現新大陸」般指,現時區議會共有452個議席,當中300多個區已有反對派人士「插旗」,即是有百多個選區未有反對派人士參選,只要爭取到部分這些議席,反對派將可在區議會實力大增云云。區議會選舉有不少選區沒有反對派人士參選,並非什麼新發現,當中原因亦很清楚,就是反對派也知道贏不了、打不過,於是放棄參選。議席是政黨的生命線,如果這些選區是有機會勝出,反對派各黨派會放棄嗎?正是由於知道贏不了,或者是當區議員實力強橫、地區網絡穩固,又或是該選區的選民特點,令現有議員具有極大的優勢,等等。總之反對派是計算過才決定不派人參選,是經過理性的考量,不是戴耀廷般紙上談兵,看看資料就以為找到什麼新發現。搶奪反對派資源難獲支持戴耀廷說要招攬政治素人「空降」參選,為反對派開闢疆土,表面上此舉對反對派各黨派沒有什麼影響,應該會得到各黨派支持。這是只見樹木不見樹林的想法。相反,「風雲計劃」不但不會得到反對派政黨支持,而且注定失敗收場。首先,參選區議會需要大量資源,不只是4萬多元的選舉經費,更包括選前的一系列社區工作,要參選百多個選區,戴耀廷錢從何來?是戴耀廷個人資助或是由「政治素人」自己承擔,這恐怕都不切實際。戴耀廷很大可能是要向反對派支持者發起籌款,用作區選之用,這就與反對派存在利益衝突。反對派各黨都需要籌款參選,戴耀廷百多人的選舉經費由籌款而來,等於是與反對派政黨爭奪支持者捐款,直接損害他們利益,他們怎可能支持?再者,戴耀廷的「風雲計劃」針對強勢選區發動進攻,由一班烏合之群,加上一班紙上談兵之輩進行,根本沒有勝算可言。更重要的是,區選講的是細水長流的地區工作,只有實際為市民做事的參選人才有勝算,過去不少政治明星都在區選中鎩羽而歸,正說明區選並沒有僥倖,能夠連任多屆更沒有濫竽充數之人。戴耀廷以為招來一班「政治素人」、一些「本土派」在區內炒作政治議題,挑動政治對立,就可以贏得區選,是捉錯用神,等於將資源倒落海,失敗是理所當然。對戴耀廷來說,「風雲計劃」真正目的不是為反對派爭奪議席,而是為其個人培植親兵,建立自身的政治勢力,其人馬「空降」參選就算全軍覆沒,但也會在區內爭取到若干票源,這些參選人和票源便成為戴耀廷的政治籌碼,令他具有一定的政治實力,可以與反對派叫板。戴耀廷顯然是吸取了以往「無兵司令」的教訓,在違法「佔中」一役更被「雙學」鵲巢鳩佔,「風雲計劃」就是為他建立個人政治勢力而來。但戴耀廷的心思,反對派其他政黨會不知道嗎?他們會甘願讓出資源、讓出地盤,任由戴耀廷不斷擴大自己的勢力嗎?當然不可能。雖然他們表面不會反對,但肯定不會支持和配合,讓戴耀廷親兵在區選中被打得頭破血流。「風雲計劃」注定失敗,原因正在於此。§輪掁活勣邿累倳赬昢埏壽衾盓厥漆鰍姻磄蹍站譫嚙疝霾齡葭模熉◎淏宒勤俋楷票﹝※濂茠羲溫捸捩Ц華僱籵蝠霜腔す怢,岆崝輛濂華衭祓腔忒僇,眈陓籵徹※濂茠羲溫捸,湮模夔劂輛珨祭崝輛勤窒勦馱釬腔燴賤睿盓厥,夔劂眕載Ч腔孮庛倇嘔覜睿載湮腔馱釬①,芢雄邈妗跪砐邧茧馱釬恄,載疑華雛逋濂侗扽勤藝疑汜魂剒猁,妏坻蠅衄載嗣腔鳳腕覜倷腦覜﹝儂旯奻狟桶醱ㄛ壺賸輛ァ耋睿儂旯軝砃夔艘堤楷雄儂假蚾窩慫ㄛ羶衄杻梗芧れ腔華源﹝兜票佴杻煤嫌肅絞毞婓荎弊▲踢硱控芋滄牁2簆蟳恅梒佽ㄛ饒笱眈陓※壺準軞堤諳閉徹軞輛諳ㄛ瘁寀珨弊蔚植籀眢笢囮瞳§腔夤萸岆※蚕懂眒壅腔韻蹦§﹝

剴陓婓盄夥厙


   漆鰍吽奪牮扂弊煦眳媼腔漆栥醱儅ㄛ婓羲桯旮漆輛諢〧蹎抻聆﹜旮漆羲楷脹撮扲旃楷源醱撿衄腕毞黃綠腔沭璃﹝植涴跺砩砱奻懂蔡ㄛ諾с婜腔悵梤部華呥韶鯙痤媄璉甚銇埥欶俷蓿溥朴馨傖晷葯赲遛奾㏒齔儷壧獺ㄐ曼繯芄珍戴翻濂斛剕植蚾掘善桵須薯輛俴枑汔ㄛ奧奻扴鞠湮珋測趙笭萸ㄛ夔喃煦悵梤&2025薯講*腔妗珋ㄛ垀眕珩憩掩蹈邆欐楷桯砐醴賸﹝著名小說家王安憶近期受邀至中大,參與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於2017-2018年度開設的「文學創作」分流課程,教授「創意寫作坊」,與學生交流寫作經驗,並於上月下旬,以「服從與抵抗——小說寫作」為題作了講座。3月的中大,春光明媚,記者在王安憶的辦公室中與其做訪問,從歌劇聊到偵探小說,又到當下小說創作難出佳作的困境。快人快語的王安憶一針見血:「作者太差!」■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尉瑋這次王安憶受邀到中大,因為教授的是本科,香港的學生比較多,正好滿足了她接觸香港學生的興趣。「香港學生和內地學生寫作上不大一樣。」王安憶說,「2005年時我也曾在嶺南大學教本科生,當時就覺得,這邊的孩子好像和生活更靠近。內地的孩子吧,可能是生活條件太好了,或者是資訊把他們包圍了,接觸到的好像都是二手的生活。05年時在嶺大,他們交上來的作業,很大部分都是寫當時剛過去的金融風暴,家庭的變遷、人的命運。現在也是,我覺得香港學生比內地學生更善於啟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內地生吧,我覺得實在是生活方式很有問題,老是對蚢q腦,資訊那麼多,所以寫東西同質性很強。」「長篇太爛了!」內地不少年輕人投身網絡寫作之中,作品動輒幾十萬字,人氣高的會獲得影視改編的機會,被打造成「大IP」。對於網文,王安憶表示自己從來不看,對這類小說的體量和形式也持保留態度。「它必須得長,因為它運作的方式就是每天都要更新一定的量,不然就等於『挖坑』了嘛。可是寫作是需要結構地考慮的,不能這樣每天往外吐。這些東西如果能夠更加從容地考慮到結構的問題,考慮到敘事的效率問題,可能會短一點,更加精緻一點。」她又用畫油畫來作比喻:「畫油畫的人會說自己的畫幅不是很大,總是能在手臂可以夠到的範圍裡面,這說明一個人的控制力還是有限,如果無限就沒有形式了。網絡上的寫作,形式感的問題是個問題。」那中國的長篇小說呢?就算沒有網文每日更新的壓力,現在內地市場上的長篇小說出版也呈井噴之勢,看起來一片繁華。「(中國的)長篇小說其實是個最爛的東西了。」王安憶毫不客氣地說,「因為現在有很矛盾的地方。首先,長篇是最難寫的,對一個作者來說恐怕是最高峰,要先寫短篇,再寫中篇,再長篇。可是現在出版社最需要的是長篇,因為長篇可以出書,可以宣傳,可以銷售,要是短篇他不曉得要把你怎麼辦。所以我們的長篇產量是很驚人的,但是品質差得不得了。其實很多作者的中短篇很不錯,但是中短篇幾乎找不到一個出版的機會。幸好我們還有文學月刊,有雜誌,否則這些中短篇沒有地方露面了。大部分的作者離長篇的道路還遠茤O,可現在都開始寫長篇了,因為出版社要求他寫長篇。」和自己的經驗保持距離2016年,王安憶出版了自己最新的長篇小說《匿名》。與《長恨歌》與《天香》充滿現實感的細緻敘事不同,《匿名》玄而又玄,充滿抽象的密碼。在台企上班的吳寶寶,被歹徒意外綁架至遠離文明的深山林窟,後又輾轉流浪到老鎮的養老院、福利院;他所到之處,彷彿是原始的洪荒之所,而所遇見的人,都沒有真實姓名……這到底是新世界中的奇遇,還是現實中的生活?《匿名》出版後,不少讀者表示難讀、「燒腦」,也有評論人認為王安憶正進行一場新的寫作實驗。「那麼多年來,像這種比較抽象的東西我也是寫過的,其實我從來沒有放棄過,只是別人沒有注意到,別人注意到的就是《長恨歌》,是比較傳統敘事的。但對我來說,這不是一個特別新鮮的事情,也不像大家所以為的我要去突破一個什麼東西,我沒有這個企圖。」王安憶說,《匿名》雖然被認為是不好讀,卻出乎意料是近年來她的書裡賣得比較好的一本,「可能年輕人反而喜歡讀一些比較有挑戰的東西吧。它不斷在增印,所以現代人讀書的勁頭還是有的。」從事寫作近40年,王安憶認為自己「走到今天仍沒有倦意」,自己喜歡寫作,也有能力寫作,至於外界的風氣氛圍如何流轉反倒不大去考慮。「很多人問我『你是怎麼堅持那麼多年的?』我覺得『堅持』這個字就用錯了,沒有那麼辛苦,還是很有樂趣的,而且是我唯一有樂趣的,我對其他東西沒有太多的興趣。」且不說抽像難解的《匿名》,王安憶之前的小說,都似乎遠離自己的日常生活,甚少涉及自己的個人經驗。「我想和自己的經驗保持距離。」她說,「有些作者會把自己的經驗寫進去,我向來是保持距離的。這也有很多原因,可能是自己的經驗也很簡單,還有我還是很重視它的創造性。作者和作者的特質不同,有些作者只有寫自己才能寫好。我則喜歡很客觀地去創造一樣東西。」小說的好看很重要令王安憶名聲大噪的是小說《長恨歌》,用現在流行的話說,那可是當年的大IP,而其改編的熱度到今日仍不減。網上有文章稱王安憶認為《長恨歌》不是自己寫作中特別重要的作品,頗有些否定前塵的意味,可王安憶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說過這話。「它對我是非常重要的,重要在哪呢?說得不好聽,它有點把我推向市場了。其實在《長恨歌》之前,我完全不屬於熱門的作者,它一下把我推到一個很大眾的地方,這和當時的思潮也很有關係。當時剛好上海熱,張愛玲剛剛去世,有很多話題。它也比較好讀,然後又電影又電視的,搞得它非常時尚。」王安憶說,《長恨歌》裡面其實包含了很多類型小說的、通俗的因素,但都並非創作時有意為之。「裡面最重要的一筆反而是最不被大眾所接受的,就是她(王琦瑤)最後的死法。他們覺得死得太難看了。可是如果不是為了這個死法,我前面根本沒有興趣去鋪排的,一切都是為了最後這個結局嘛。」王安憶說,《長恨歌》的重要在於讓她知道「小說應該是好看的」,影響了她之後的創作方式。而在她自己的閱讀中,也對精彩的類型小說推崇有加,比如英國推理小說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就是她的最愛。「類型小說家首先是建立模式,然後在其中不斷生產。克里斯蒂就像魔術師一樣,在一個模式中不斷地翻花樣;她的案子都是發生在我們最日常的生活中,破案的手段也都是最日常的,用我們的常識來進行。」她認為內地有幾個作家完全可以用類型小說來定義自己,「但他們可能本人也不樂意,你知道,中國作者對類型小說是有牴觸的,覺得它是pop的東西,但在西方,類型小說在出版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至於為什麼現在中國「好看」的小說少之又少,王安憶一針見血地指出:「作者不行。」「也是整個文學的生態吧。」她說,「敘事的質量來說,一個是這麼多年有點寫盡了,需要時間;但現在讀者沒有耐心,作者也沒有耐心,大家恨不得每天都有一部很好的小說,不可能的。還有一點,從業人員也不一樣。我們那個時代,80年代90年代,都是比較優秀的人去寫小說;現在則好像是比理科生差的人才去考文科。尤其是內地,整個社會的氛圍是最優秀的人都去商科、理科、工科了,留給文科的人就是比較弱一點,而做小說的人尤其弱。作者不行。寫小說這個事情你還要期待『一個人』產生,有『一個人』,不是一個體制能夠決定的,也不是一個集體可以進行的,如果沒有這『個人』,產生就很難。」


   杻梗岆笢弊濂勦眒冪笭陔赫煦賸拻湮桵⑹ㄛむ笢腔昹窒桵⑹姻皜硫н倬§葞雪誕礡ㄓ擃e,以畫家命名的「太璞如琢--崔如琢藝術上海大展暨所藏《石濤羅漢百開冊頁》展」在上海劉海粟美術館開幕。上世紀80年代,劉海粟、崔如琢兩位藝術家在香港相遇,兩人合作大幅作品《清秋》,成就一段藝壇佳話。受劉海粟美術館之邀,此次「太璞如琢--崔如琢藝術上海大展」將以這段故事開始,集中呈現崔如琢近年來具有代表性的重要作品百餘件,並同時展出他收藏的《石濤羅漢百開冊頁》以饗觀眾,為文化生態多元的上海帶來博物館級別的藝術盛宴。此次大展將由即日起一直延續到5月20日。崔如琢從上世紀80年代初期開始旅居香港、台灣、美國等地。一路走,一路看,遍訪世界各大重要博物館、美術館,遊歷歸來,對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和傑出的藝術作品更加自信。此次於劉海粟美術館舉辦的「太璞如琢--崔如琢藝術上海大展」,將展出《萬里平鋪雪滿天》、《葳蕤雪意江南》等具有代表性的水墨巨製,同時,精選近年來創作的中小尺幅精品。在談到此次上海大展時,崔如琢說:「上海是一個很重要的城市,這裡是海派國畫的發源地。上海市為劉海粟老先生建了非常好的美術館,我的作品在這裡展出,是因為我和海老還有一段淵源。」1987年中秋,90歲的劉海粟行至香港,與當時旅居香港的崔如琢相見。兩人在中國傳統和藝術理念上的探討,觀點頗為契合。劉海粟見崔如琢丈二匹作品頗為欣賞,於是提議畫上題詩一首,以紀念二人的相遇:「白荷華髮秋正好,涼露催花花不小,莫笑人生易頭白,白頭看花人亦少」。此幅《清秋》為崔如琢1983年作於美國,時年39歲的崔如琢正處於創作的盛期,帶茈_方的直爽與豪邁。彼時劉海粟「百歲開一」(90歲),詩文寄託了他對晚輩的支持與期待。崔如琢旅居香港之後,又旅居台灣和美國,這幅《清秋》一度曾被台灣藏家收藏。2016年,這幅作品出現在拍賣市場,崔如琢珍惜這段傳承,30年後將其購回。此次上海大展,這幅具有時代意義的《清秋》作為一條紐帶,喚醒兩位藝術家精神共通的時代記憶,成為畫壇的一段佳話。■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豪諉狟懂ㄛ躲呴笢弊濂厙珨れ軗輛岍賜跪弊腔漆濂誹﹝迎合內地新消費模式餐飲業搶攻外賣業務內地電商巨頭近年積極佈局「新零售」,即是把線上及線下企業聯繫一起,大搞線上到線下(O2O)營銷模式。經營中菜逾廿載的唐宮中國(1181),去年盈利按年增長三成,除了於內地密密開店增加收益外,年內推出的網上外賣平台及自家網購平台「微商城」應記一功。唐宮中國首席財務官黃忠揚上周接受香港文匯報專訪時表示,雖然目前內地的外賣服務僅佔整個市場4%至5%,但隨茼~輕人消費習慣改變,預期這塊餅將會愈來愈大。■文:香港文匯報記者莊程敏內地各大「送外賣」平台競爭非常激烈,經常大推活動鬥個你死我活。唐宮去年與多間網商如「百度外賣」、「到家美食」、「餓了麼」及「美團網」等合作,拓展外賣業務。黃忠揚指出,這些第三方平台與香港的外賣平台如UberEATS及Deliveroo運作大致相同,公司需要投入的成本不大,僅需向其提供部分佣金,去年外賣業務增長達雙位數。集團去年就透過不同的策略如會員卡銷售和外賣銷售等,令同店收益增長達到%。微商城生意按年幾倍增網上銷售已成為內地消費主流模式,集團從線上開拓客源,再進一步鼓勵線下到店消費,兩者相輔相成。唐宮中國去年成立微商城,透過微信開設一間商店,主要銷售一些自家工廠製作的食物如月餅、年糕及伴手禮。黃忠揚解釋,由於集團每年有逾千萬客流量,僅需向客戶提供一些優惠折扣,便能輕易吸引其「關注」賬號。他認為,內地消費者早已習慣網上購物,再加上集團品牌有一定歷史,客戶對其較有信心。集團在微商城的生意去年有幾倍增長;相對於外賣業務,微商城可說是無邊際。不過,營運食物相關外賣業務,要考慮溫度和保質等問題,始終要在門店力所能及的範圍內,亦要考慮到門店的運作能力。手機支付提升客戶體驗內地餐飲業O2O競爭激烈,味千(0538)就曾因為投資百度網上外賣平台被累得大幅撇賬,令業績大倒退。黃忠揚認為,這與唐宮中國的做法很不同,因味千是作為投資方,故會承受一定風險,但唐宮中國只是與第三方平台合作,投入成本相對較低。除了拓展網上銷售及外賣服務,集團亦積極發展電子化及自動化,目的是精簡服務及營運流程,令員工有更多時間從事其他顧客服務,提升顧客體驗。黃忠揚指出,目前內地的顧客已可透過微信在線排隊、點餐、結賬和會員儲分等。「一般結賬,客人需要叫喚侍應,侍應再拿賬單,來來回回幾次,但有了微信結賬後,客人自行在座位結賬,侍應再過去掃描一次二維碼即可,方便快捷得多。」他續指,目前此服務仍未於香港推行,因為內地的電子支付較香港成熟,加上香港仍未有統一或主流的電子支付方式;惟相信隨茯鴔瑑o展,有信心未來能將服務擴展至香港。拓自動化有效分配人手有擔心指推行電子化及自動化會導致裁員問題,黃忠揚強調,集團自推行以來,基本上沒有裁員,因內地餐飲業仍普遍面對人手不足及請人難的困境,故精簡了服務流程只是將員工更有效分配到其他工作上;同時能更有效滿足集團開新店的新增人手需求。集團預計今年會新增5間新店,包括成都及杭州的「唐宮」、成都的「唐宮小聚」、一間於台灣合營的「唐宮小聚」,以及一間特許經營的「胡椒廚房」。另外,亦有很多正在洽談中,會視乎租金及地點而定。電子化亦可能帶來另一個問題:少了人情味。黃忠揚認為,愈高級的餐廳,集團愈傾向保留人手服務,「例如一些大廳的客人請客食飯,叫侍應埋單已成了一個習慣,所以都會盡量保留傳統。」不過一些較休閒的快餐店,客人茩囿漪O方便,故集團會因應不同餐廳作出相應的策略調整。郔眻夤腔毀茬憩极珋婓滄俴桶栳勦腔蚾掘蜊輛源醱﹝喪悛噱づ都甭鉥熙仱袚╮ㄥ壎羃鴾銴絨禶~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近讀日人土屋禮子所著《大眾報紙的起源--明治時期的小報研究》(楊珍珍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在〈譯者序〉中知道日本的報業並沒想像中差:「在人們感嘆報紙沒落的當今,日本全國性大報的發行量仍然達到近2,403萬份,其中《讀賣新聞》為926萬份,《朝日新聞》710多萬份(2014年下半年,6月至12月,資料來自日本ABC協會)。」這是三年多四年前的資料,未知現今如何。但我相信,要跌也不會跌得一落千丈。日本是個閱讀興盛的國家,「早飯前讀早報,晚飯後讀晚報,仍然是很多日本人的生活常態,甚至有很多人為了獲取不同報紙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觀點而同時訂閱數種報紙」。這現象在一九五零年後,與香港社會沒什麼大分別。香港報業發達,早已為學界公認。日報,天光出版;晚報在中午、下午二點、三點、四點分別有報出版;一九六零年代更盛行夜報,即中午或午前已出版,讀者人數龐大。無他,當年資訊缺乏,市民所需的消息,市民所需的精神食糧,多由報紙獲得。早起購報,中午休息購午報,下午放工買晚報,這就是當年香港人的生活常態。土屋禮子將小報說為「大眾報紙」,其理是:「大眾報紙這一稱呼有不涉政論、以報道與娛樂為中心的報道型報紙及娛樂報紙的含義,進而發展成充斥荍C級的煽動性內容的通俗報紙的含義,並具備了為獲取利益而產生的資本主義商品的商業報紙的含義。最終,大眾報紙被定位為擁有數百萬的發行量及大量讀者的大規模報紙。」是否擁有數百萬份的銷量,那還要看什麼報紙。以香港為例,一般的小報,除非改變編輯方針、內容、經營策略,否則很難成為大報、質報,證之《明報》當初為小報,後來迭經改造,和時勢的變化,那才成為一份所謂質報。土屋禮子有所謂「大報」和「小報」的比較,最突出的是小報沒有社論、政論,大報沒有小說。可笑的是,大報沒有報童沿街叫賣,小報卻有,報童隨街高呼,甚至簡要地叫出新聞內容。香港的小報亦主「娛樂至上」,報道卻分為政海揭秘,如《探海燈》;情色如《骨子》;小說如《靈簫》;政黨辦的如《赤報》、《胡椒》;銀色新聞如《銀燈》、《明燈》;馬經如《虎眼》、《天皇馬經》等,比日本的小報更為多姿多彩。可惜,鮮有一份是長命的,多是「一雞死一雞鳴」,數也數不出究有多少份;圖書館也視之為「擤鼻涕紙巾」,認為沒有留傳下來的價值,不收藏。因此,若要研究香港小報史,一個字:難。土屋禮子這書,值得一看,雖然讀來有點「文化差異」,但當可明白日本報業為何那麼蓬勃;香港也蓬勃,兩者之間有何差異,讀後可以作一比較。近年,在香港開設的日本料理頗多,尤其是日本餐廳,又有關東、關西之分,亦有拉麵、壽司,甚至日式料理各適其適。加上,現時不少迴轉壽司店都引入一些新元素,吸引親子共同品嚐,就算小朋友不吃刺身,都有其喜好玩意,成為一間親子壽司店。■文、攝︰吳綺雯 小模特兒︰梓諾新幹線設計壽司店在香港,日本壽司深受港人喜歡,近年還設有新式送餐服務,就如剛於九龍灣MegaBox開設的九井壽司KokonoiSushiRestaurant,主打壽司、刺身、丼飯、日式套餐等,還有前菜、湯品、炸物、燒物、甜品及飲品選擇,另亦有下午茶及兒童餐供成人及小朋友選擇。走進店內,全店以新幹線列車為主題,設計塑造成新幹線列車車廂,當中最吸引的莫過於在點餐後,美食是由一架新幹線列車送到食客面前,小朋友看到列車駛進,非常開心,親自拿取美食,然後列車會自動駛走,不用按鈕,頗為安全。至於點菜也很方便,小朋友都很快學懂,食客只要用平板電腦點選,每次點4款,按送出即可。食物都是即叫即做,而且新設有四款下午茶定食,如壽司o、迷你丼o、加洲o及刺身o。而兒童餐則設有三款,如星星號、月亮號及太陽號,每份兒童餐都附有飲品,還有無料玩具FreeToys送給小朋友,HK$42價格的確合理。傳統創意關西風料理一向以來,日本料理都深受港人歡迎,位於尖沙咀亞士厘道的大阪日本料理於1972年由日本大阪的NewM▋chen公司創立,菜單豐富正宗,加上由日本師傅坐鎮領軍,在上世紀80年代的香港是極具代表性的日本餐廳。當中由創立至今一直沿用NewM▋chen的炸雞食譜,使用新鮮雞髀肉加上秘製調味料即叫即炸,即使上桌一段時間仍能保持香脆可口,皮脆肉滑,是餐廳大受歡迎的菜式之一。今年,餐廳迎來開業46周年的里程碑,保留傳統老字號風格的同時,亦為喜愛日本飲食文化的香港人帶來創新而與別不同的日本料理,全新菜單主打鰻魚料理,如柳川風鰻魚牛蒡鍋、酸辣惹味的鰻魚香菜辣汁沙律、鰻魚春卷等。還有,賣相精緻、口感豐富的寶石腐皮三色壽司、七色米紙壽司,以及到訪關西不能錯過的大阪牛腸鍋等,將融匯傳統及創新的關西風好滋味帶給大家。當中如以甜醬油打造的柳川風的鰻魚料理鍋物,大廚先以醬油、三溫糖、味醂等煮出甜味濃郁的湯底,加入新鮮牛蒡、肥美的鰻魚,再打上雞蛋煮成滑蛋。而餐廳全新推出的名物大阪牛腸鍋,讓食客一起品嚐關西地道辛辣滋味,大廚選用豐腴肥美的和牛腸配上黑豚腩片,大量的椰菜、芽菜、豯獢A辣椒絲加上自家調製秘製辣汁一起烹煮。【同期加映】櫻花美食賞櫻時節不可缺趁賞櫻佳節,位於香港維多利亞港旁的灣仔碼頭2樓的築地.山貴水產市場由即日起舉辦「櫻花清酒祭」,除了在梅酒區放置了櫻花樹,亦帶來超過60款日本清酒、一系列櫻花主題美食及佐酒小食,讓大家猶如置身日本,4月由中午12時正至晚上10時半一同享受歡聚,舉杯共賞「櫻」姿。有一系列櫻花主題的期間限定美食,特別推介「櫻花刺身壽司盛」,一層層時令魚生和壽司包圍茈D角──粉紅色的櫻花卷。晶瑩的「櫻花水信玄餅」透出一朵櫻花,精緻得不捨得吃掉,配上甜甜的黑蜜和香氣滿分的黃豆粉,叫人甜入心屝。「櫻餅」是春日和X子代表,以蒸熟的糯米乾燥壓碎成道明寺粉,混入紅豆餡,再裹上鹽漬櫻葉。其他即製食品包括「櫻花鯛魚燒」「櫻花鯛魚燒」、「櫻花蝦百合天婦羅」。同場加映櫻花主題壽司班,親手製作櫻花壽司卷。作者:張曼娟出版:遠見天下文化台灣作家張曼娟,首次書寫中年的覺醒與幸福的定義。「中年是家庭的承擔者;中年是老年的起點;中年有覺醒的力量;中年之愛閃亮激昂;中年可以通達、自由與自在;中年是走向渡口,尋找一條船--那條船能穿越歲月的湍急洪流,使我們成為真正的『大人』。大人不必討好他人;不必與全世界和解;不再等待成功;不再追求名利,因為確實明白,真正重要的是什麼。睿智、慈悲、雋永;『大人』的存在,就應該要閃閃發亮。」■整理:草草


   黎子珍以曾健超為骨幹的香港社會工作者總工會(「社總」)給港專校長陳卓禧的公開信,顛倒黑白,混淆是非,是典型的招搖撞騙之作,公然干擾學校自主,將學校政治化,教壞學生。社總應為此封逆主流民意和社會價值觀而行的公開信,向陳校長道歉。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港專」)上周畢業禮,校方一早已公佈典禮中播放國歌的相關規則,但仍有少數畢業生拒絕在播放國歌時肅立,更於胸前擺出交叉手勢,令本應莊嚴的畢業典禮備受滋擾,校方只得依據校規讓相關學生離場。各界讚賞陳校長弘揚正氣 港專校長陳卓禧表示,港專一直以來都是愛國愛港的學校,從成立開始已掛五星旗及唱義勇軍進行曲,在奏國歌的儀式中,學生必須尊重,沒有任何妥協餘地。香港各界支持和讚賞陳卓禧校長義正詞嚴教育學生的行為,認為尊重國家、熱愛國家是教育的底線。各界為陳校長點讚,指出香港要驅「獨」弘揚正氣,必須有更多敢於直斥學生過錯的校長及教師,才能教導學生明辨是非,才是為人師表者應有之責。幾天來,在坊間和各種媒體,很多市民傳播和讚揚陳校長弘揚師道,體現香港社會的價值觀。主流輿論亦認為,事件既揭示大學校園的國家民族意識教育薄弱亟需改變,也體現學校與教師肩負傳道、授業、解惑的責任,並說明年輕一代需建立正確的國民觀念。特首林鄭月娥亦主動提及事件,充分肯定陳校長的應對態度,強調所有不尊重國歌的行為都不應該在香港被容忍。社總公開信顛倒黑白混淆是非但是,社總卻公然逆主流民意和社會價值觀而行,在給陳卓禧校長的一封公開信中聲稱:「作為教育工作者把辦學團體的政治信仰,強加到學生身上」,「令學校蒙羞的不是學生,而是校長及學校自己」。尊重國歌是普世價值,絕非如社總誣衊港專「作為教育工作者把辦學團體的政治信仰,強加到學生身上」。環顧國際社會,不少國家都有國歌法,美國、加拿大、俄羅斯、泰國、馬來西亞、新加坡、日本、菲律賓和印度等,全都有保護國歌的相關法例。尊重國歌是普世價值,例如美國學生由小一起,每天在上第一節課前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全體起立,手放胸前,唱國歌,向國旗敬禮並背誦誓言。從小在耳濡目染、潛移默化之下,養成了美國人尊重國歌國旗的習慣。社總此封公開信,顛倒黑白將侮辱國歌的行為視為「尊重及捍衛言論自由」,言論之荒謬,不僅是信口雌黃,而且是公然踐踏普世價值的行為,應受到譴責。在非法「佔中」留下惡名的曾健超,是社總的外務副會長。對於曾健超襲警及拒捕一事,社總不置一詞,反而發聲明譴責「警方濫用暴力」,如此露骨偏袒「自己友」,被輿論抨擊為蛇鼠一窩,指社總與被稱為「社工之恥」的曾健超沆瀣一氣。社總公開信真正令社工蒙羞曾健超因襲警及拒捕,被主審裁判官斥責他將警員作為「出氣袋」和「替罪羊」,是對社會公義的諷刺。曾健超是「社工之恥」,他向警員潑液體並拒捕,罪行性質嚴重,引起社會強烈批評,但只被判監5個星期,判刑過輕,社會已發出「輕判罪魁、難以服眾」的強烈不滿,要求加重刑罰起阻嚇之效。公眾亦擔心曾健超續任社工,難免教壞「細路」,青少年恐被其以「社工」包裝「洗腦」,挑戰警方和法治。社總的公開信誣衊港專作為「一間歷史悠久的辦學團體,居然迷失了教育的本義,把自己的政治立場凌駕教育目的。」但事實是,港專創辦於1957年,使命是「為國家和香港培養人才」。正如陳校長所言,港專遠在回歸前已是一間愛國愛港的學校,從成立開始已掛五星旗,唱國歌《義勇軍進行曲》,因此受港英政府打壓,資助被取消,校舍被收回,亦從無放棄愛國立場。社總把無懼殖民統治者打壓,從無放棄愛國立場的港專,誣衊為「迷失了教育的本義」,完全是殖民主義應聲蟲的腔調。社總應為此封公然顛倒黑白,混淆是非,逆主流民意和社會價值觀而行的公開信,向港專校長陳卓禧道歉。ㄗ陔貌扦慇嫌梆ㄣ堎ㄡㄣ桮蝤怖馺苺畎豜岆懂赻笢弊秪匼腔棧慾ㄛ荂僅剒猁粒●輮屆偉趮苤情ㄖ@者:川端康成譯者:鄭民欽出版:麥田出版社敬子失去丈夫後,獨自扶養一對兒女清與朝子;俊三與妻子分居,帶茪p女兒弓子住進敬子家。兩個破碎的家庭互相結合,卻彼此藏有秘密-清對弓子的執蚖P戀慕、敬子與弓子超越親生母女的親愛之情、冷眼看茪@切的朝子與始終沉默的俊三。本書是體現日本文學極致之美、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川端康成畢生最長篇巨作。細膩文字書寫太平盛世中的愛與孤獨,在靜謐幽閉如雪國的東京之中,每個人就像明滅閃爍、呼喊寂寞的一瞬燈光。■整理:草草黃仲鳴方今報業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近讀日人土屋禮子所著《大眾報紙的起源--明治時期的小報研究》(楊珍珍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在〈譯者序〉中知道日本的報業並沒想像中差:「在人們感嘆報紙沒落的當今,日本全國性大報的發行量仍然達到近2,403萬份,其中《讀賣新聞》為926萬份,《朝日新聞》710多萬份(2014年下半年,6月至12月,資料來自日本ABC協會)。」這是三年多四年前的資料,未知現今如何。但我相信,要跌也不會跌得一落千丈。日本是個閱讀興盛的國家,「早飯前讀早報,晚飯後讀晚報,仍然是很多日本人的生活常態,甚至有很多人為了獲取不同報紙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觀點而同時訂閱數種報紙」。這現象在一九五零年後,與香港社會沒什麼大分別。香港報業發達,早已為學界公認。日報,天光出版;晚報在中午、下午二點、三點、四點分別有報出版;一九六零年代更盛行夜報,即中午或午前已出版,讀者人數龐大。無他,當年資訊缺乏,市民所需的消息,市民所需的精神食糧,多由報紙獲得。早起購報,中午休息購午報,下午放工買晚報,這就是當年香港人的生活常態。土屋禮子將小報說為「大眾報紙」,其理是:「大眾報紙這一稱呼有不涉政論、以報道與娛樂為中心的報道型報紙及娛樂報紙的含義,進而發展成充斥荍C級的煽動性內容的通俗報紙的含義,並具備了為獲取利益而產生的資本主義商品的商業報紙的含義。最終,大眾報紙被定位為擁有數百萬的發行量及大量讀者的大規模報紙。」是否擁有數百萬份的銷量,那還要看什麼報紙。以香港為例,一般的小報,除非改變編輯方針、內容、經營策略,否則很難成為大報、質報,證之《明報》當初為小報,後來迭經改造,和時勢的變化,那才成為一份所謂質報。土屋禮子有所謂「大報」和「小報」的比較,最突出的是小報沒有社論、政論,大報沒有小說。可笑的是,大報沒有報童沿街叫賣,小報卻有,報童隨街高呼,甚至簡要地叫出新聞內容。香港的小報亦主「娛樂至上」,報道卻分為政海揭秘,如《探海燈》;情色如《骨子》;小說如《靈簫》;政黨辦的如《赤報》、《胡椒》;銀色新聞如《銀燈》、《明燈》;馬經如《虎眼》、《天皇馬經》等,比日本的小報更為多姿多彩。可惜,鮮有一份是長命的,多是「一雞死一雞鳴」,數也數不出究有多少份;圖書館也視之為「擤鼻涕紙巾」,認為沒有留傳下來的價值,不收藏。因此,若要研究香港小報史,一個字:難。土屋禮子這書,值得一看,雖然讀來有點「文化差異」,但當可明白日本報業為何那麼蓬勃;香港也蓬勃,兩者之間有何差異,讀後可以作一比較。日前,以畫家命名的「太璞如琢--崔如琢藝術上海大展暨所藏《石濤羅漢百開冊頁》展」在上海劉海粟美術館開幕。上世紀80年代,劉海粟、崔如琢兩位藝術家在香港相遇,兩人合作大幅作品《清秋》,成就一段藝壇佳話。受劉海粟美術館之邀,此次「太璞如琢--崔如琢藝術上海大展」將以這段故事開始,集中呈現崔如琢近年來具有代表性的重要作品百餘件,並同時展出他收藏的《石濤羅漢百開冊頁》以饗觀眾,為文化生態多元的上海帶來博物館級別的藝術盛宴。此次大展將由即日起一直延續到5月20日。崔如琢從上世紀80年代初期開始旅居香港、台灣、美國等地。一路走,一路看,遍訪世界各大重要博物館、美術館,遊歷歸來,對中華民族悠久的歷史和傑出的藝術作品更加自信。此次於劉海粟美術館舉辦的「太璞如琢--崔如琢藝術上海大展」,將展出《萬里平鋪雪滿天》、《葳蕤雪意江南》等具有代表性的水墨巨製,同時,精選近年來創作的中小尺幅精品。在談到此次上海大展時,崔如琢說:「上海是一個很重要的城市,這裡是海派國畫的發源地。上海市為劉海粟老先生建了非常好的美術館,我的作品在這裡展出,是因為我和海老還有一段淵源。」1987年中秋,90歲的劉海粟行至香港,與當時旅居香港的崔如琢相見。兩人在中國傳統和藝術理念上的探討,觀點頗為契合。劉海粟見崔如琢丈二匹作品頗為欣賞,於是提議畫上題詩一首,以紀念二人的相遇:「白荷華髮秋正好,涼露催花花不小,莫笑人生易頭白,白頭看花人亦少」。此幅《清秋》為崔如琢1983年作於美國,時年39歲的崔如琢正處於創作的盛期,帶茈_方的直爽與豪邁。彼時劉海粟「百歲開一」(90歲),詩文寄託了他對晚輩的支持與期待。崔如琢旅居香港之後,又旅居台灣和美國,這幅《清秋》一度曾被台灣藏家收藏。2016年,這幅作品出現在拍賣市場,崔如琢珍惜這段傳承,30年後將其購回。此次上海大展,這幅具有時代意義的《清秋》作為一條紐帶,喚醒兩位藝術家精神共通的時代記憶,成為畫壇的一段佳話。■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豪黃仲鳴方今報業式微是不爭的事實。近讀日人土屋禮子所著《大眾報紙的起源--明治時期的小報研究》(楊珍珍譯,北京大學出版社,2015年),在〈譯者序〉中知道日本的報業並沒想像中差:「在人們感嘆報紙沒落的當今,日本全國性大報的發行量仍然達到近2,403萬份,其中《讀賣新聞》為926萬份,《朝日新聞》710多萬份(2014年下半年,6月至12月,資料來自日本ABC協會)。」這是三年多四年前的資料,未知現今如何。但我相信,要跌也不會跌得一落千丈。日本是個閱讀興盛的國家,「早飯前讀早報,晚飯後讀晚報,仍然是很多日本人的生活常態,甚至有很多人為了獲取不同報紙對同一事件的不同觀點而同時訂閱數種報紙」。這現象在一九五零年後,與香港社會沒什麼大分別。香港報業發達,早已為學界公認。日報,天光出版;晚報在中午、下午二點、三點、四點分別有報出版;一九六零年代更盛行夜報,即中午或午前已出版,讀者人數龐大。無他,當年資訊缺乏,市民所需的消息,市民所需的精神食糧,多由報紙獲得。早起購報,中午休息購午報,下午放工買晚報,這就是當年香港人的生活常態。土屋禮子將小報說為「大眾報紙」,其理是:「大眾報紙這一稱呼有不涉政論、以報道與娛樂為中心的報道型報紙及娛樂報紙的含義,進而發展成充斥荍C級的煽動性內容的通俗報紙的含義,並具備了為獲取利益而產生的資本主義商品的商業報紙的含義。最終,大眾報紙被定位為擁有數百萬的發行量及大量讀者的大規模報紙。」是否擁有數百萬份的銷量,那還要看什麼報紙。以香港為例,一般的小報,除非改變編輯方針、內容、經營策略,否則很難成為大報、質報,證之《明報》當初為小報,後來迭經改造,和時勢的變化,那才成為一份所謂質報。土屋禮子有所謂「大報」和「小報」的比較,最突出的是小報沒有社論、政論,大報沒有小說。可笑的是,大報沒有報童沿街叫賣,小報卻有,報童隨街高呼,甚至簡要地叫出新聞內容。香港的小報亦主「娛樂至上」,報道卻分為政海揭秘,如《探海燈》;情色如《骨子》;小說如《靈簫》;政黨辦的如《赤報》、《胡椒》;銀色新聞如《銀燈》、《明燈》;馬經如《虎眼》、《天皇馬經》等,比日本的小報更為多姿多彩。可惜,鮮有一份是長命的,多是「一雞死一雞鳴」,數也數不出究有多少份;圖書館也視之為「擤鼻涕紙巾」,認為沒有留傳下來的價值,不收藏。因此,若要研究香港小報史,一個字:難。土屋禮子這書,值得一看,雖然讀來有點「文化差異」,但當可明白日本報業為何那麼蓬勃;香港也蓬勃,兩者之間有何差異,讀後可以作一比較。ㄗ紾迻縌桲漆韓綸珨痔扜荌惆耋ㄘ


剴陓婓盄夥厙


   著名小說家王安憶近期受邀至中大,參與中國語言及文學系於2017-2018年度開設的「文學創作」分流課程,教授「創意寫作坊」,與學生交流寫作經驗,並於上月下旬,以「服從與抵抗——小說寫作」為題作了講座。3月的中大,春光明媚,記者在王安憶的辦公室中與其做訪問,從歌劇聊到偵探小說,又到當下小說創作難出佳作的困境。快人快語的王安憶一針見血:「作者太差!」■文、攝:香港文匯報記者尉瑋這次王安憶受邀到中大,因為教授的是本科,香港的學生比較多,正好滿足了她接觸香港學生的興趣。「香港學生和內地學生寫作上不大一樣。」王安憶說,「2005年時我也曾在嶺南大學教本科生,當時就覺得,這邊的孩子好像和生活更靠近。內地的孩子吧,可能是生活條件太好了,或者是資訊把他們包圍了,接觸到的好像都是二手的生活。05年時在嶺大,他們交上來的作業,很大部分都是寫當時剛過去的金融風暴,家庭的變遷、人的命運。現在也是,我覺得香港學生比內地學生更善於啟用自己的生活經驗。內地生吧,我覺得實在是生活方式很有問題,老是對蚢q腦,資訊那麼多,所以寫東西同質性很強。」「長篇太爛了!」內地不少年輕人投身網絡寫作之中,作品動輒幾十萬字,人氣高的會獲得影視改編的機會,被打造成「大IP」。對於網文,王安憶表示自己從來不看,對這類小說的體量和形式也持保留態度。「它必須得長,因為它運作的方式就是每天都要更新一定的量,不然就等於『挖坑』了嘛。可是寫作是需要結構地考慮的,不能這樣每天往外吐。這些東西如果能夠更加從容地考慮到結構的問題,考慮到敘事的效率問題,可能會短一點,更加精緻一點。」她又用畫油畫來作比喻:「畫油畫的人會說自己的畫幅不是很大,總是能在手臂可以夠到的範圍裡面,這說明一個人的控制力還是有限,如果無限就沒有形式了。網絡上的寫作,形式感的問題是個問題。」那中國的長篇小說呢?就算沒有網文每日更新的壓力,現在內地市場上的長篇小說出版也呈井噴之勢,看起來一片繁華。「(中國的)長篇小說其實是個最爛的東西了。」王安憶毫不客氣地說,「因為現在有很矛盾的地方。首先,長篇是最難寫的,對一個作者來說恐怕是最高峰,要先寫短篇,再寫中篇,再長篇。可是現在出版社最需要的是長篇,因為長篇可以出書,可以宣傳,可以銷售,要是短篇他不曉得要把你怎麼辦。所以我們的長篇產量是很驚人的,但是品質差得不得了。其實很多作者的中短篇很不錯,但是中短篇幾乎找不到一個出版的機會。幸好我們還有文學月刊,有雜誌,否則這些中短篇沒有地方露面了。大部分的作者離長篇的道路還遠茤O,可現在都開始寫長篇了,因為出版社要求他寫長篇。」和自己的經驗保持距離2016年,王安憶出版了自己最新的長篇小說《匿名》。與《長恨歌》與《天香》充滿現實感的細緻敘事不同,《匿名》玄而又玄,充滿抽象的密碼。在台企上班的吳寶寶,被歹徒意外綁架至遠離文明的深山林窟,後又輾轉流浪到老鎮的養老院、福利院;他所到之處,彷彿是原始的洪荒之所,而所遇見的人,都沒有真實姓名……這到底是新世界中的奇遇,還是現實中的生活?《匿名》出版後,不少讀者表示難讀、「燒腦」,也有評論人認為王安憶正進行一場新的寫作實驗。「那麼多年來,像這種比較抽象的東西我也是寫過的,其實我從來沒有放棄過,只是別人沒有注意到,別人注意到的就是《長恨歌》,是比較傳統敘事的。但對我來說,這不是一個特別新鮮的事情,也不像大家所以為的我要去突破一個什麼東西,我沒有這個企圖。」王安憶說,《匿名》雖然被認為是不好讀,卻出乎意料是近年來她的書裡賣得比較好的一本,「可能年輕人反而喜歡讀一些比較有挑戰的東西吧。它不斷在增印,所以現代人讀書的勁頭還是有的。」從事寫作近40年,王安憶認為自己「走到今天仍沒有倦意」,自己喜歡寫作,也有能力寫作,至於外界的風氣氛圍如何流轉反倒不大去考慮。「很多人問我『你是怎麼堅持那麼多年的?』我覺得『堅持』這個字就用錯了,沒有那麼辛苦,還是很有樂趣的,而且是我唯一有樂趣的,我對其他東西沒有太多的興趣。」且不說抽像難解的《匿名》,王安憶之前的小說,都似乎遠離自己的日常生活,甚少涉及自己的個人經驗。「我想和自己的經驗保持距離。」她說,「有些作者會把自己的經驗寫進去,我向來是保持距離的。這也有很多原因,可能是自己的經驗也很簡單,還有我還是很重視它的創造性。作者和作者的特質不同,有些作者只有寫自己才能寫好。我則喜歡很客觀地去創造一樣東西。」小說的好看很重要令王安憶名聲大噪的是小說《長恨歌》,用現在流行的話說,那可是當年的大IP,而其改編的熱度到今日仍不減。網上有文章稱王安憶認為《長恨歌》不是自己寫作中特別重要的作品,頗有些否定前塵的意味,可王安憶表示自己從來沒有說過這話。「它對我是非常重要的,重要在哪呢?說得不好聽,它有點把我推向市場了。其實在《長恨歌》之前,我完全不屬於熱門的作者,它一下把我推到一個很大眾的地方,這和當時的思潮也很有關係。當時剛好上海熱,張愛玲剛剛去世,有很多話題。它也比較好讀,然後又電影又電視的,搞得它非常時尚。」王安憶說,《長恨歌》裡面其實包含了很多類型小說的、通俗的因素,但都並非創作時有意為之。「裡面最重要的一筆反而是最不被大眾所接受的,就是她(王琦瑤)最後的死法。他們覺得死得太難看了。可是如果不是為了這個死法,我前面根本沒有興趣去鋪排的,一切都是為了最後這個結局嘛。」王安憶說,《長恨歌》的重要在於讓她知道「小說應該是好看的」,影響了她之後的創作方式。而在她自己的閱讀中,也對精彩的類型小說推崇有加,比如英國推理小說家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作品,就是她的最愛。「類型小說家首先是建立模式,然後在其中不斷生產。克里斯蒂就像魔術師一樣,在一個模式中不斷地翻花樣;她的案子都是發生在我們最日常的生活中,破案的手段也都是最日常的,用我們的常識來進行。」她認為內地有幾個作家完全可以用類型小說來定義自己,「但他們可能本人也不樂意,你知道,中國作者對類型小說是有牴觸的,覺得它是pop的東西,但在西方,類型小說在出版中的地位是非常重要的。」至於為什麼現在中國「好看」的小說少之又少,王安憶一針見血地指出:「作者不行。」「也是整個文學的生態吧。」她說,「敘事的質量來說,一個是這麼多年有點寫盡了,需要時間;但現在讀者沒有耐心,作者也沒有耐心,大家恨不得每天都有一部很好的小說,不可能的。還有一點,從業人員也不一樣。我們那個時代,80年代90年代,都是比較優秀的人去寫小說;現在則好像是比理科生差的人才去考文科。尤其是內地,整個社會的氛圍是最優秀的人都去商科、理科、工科了,留給文科的人就是比較弱一點,而做小說的人尤其弱。作者不行。寫小說這個事情你還要期待『一個人』產生,有『一個人』,不是一個體制能夠決定的,也不是一個集體可以進行的,如果沒有這『個人』,產生就很難。」涴珨炵蹈沭鍔傖峈荂濂妗囥薊磁釬桵腔價掛埻寀ㄛ眕摯秶隅薊磁釬桵數赫睿妗囥薊磁釬桵俴雄腔價掛甡擂﹝肮奀ㄛ晚漆滅馱釬遜湔婓珨虳價插扢囥膘扢祥饜杶﹜陓洘趙楷桯祥す算脹穫嗎恀枙﹝踏爛場ㄛ游爵惆梖埜楷堤腔涽⑴砩獗桶彶摩賸ㄨㄟ嗣沭膘祜ㄛ冪徹游補窒坋撓棒羲頗﹜釱抶ㄛ伓恁堤※淥倓眳繚膘扢§※娵眵勀絁&蜓鏍朊輿*§※湖婖唳賒恅趙游§脹※坋湮妗岈§ㄛ釬峈踏爛※ロ勀馱最§恄騉瞴ㄐ捫じ撞臻興友灈噪梖窗ㄥ擦K華「一地兩檢」本地立法工作繼續進行,立法會《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委員會昨天召開首次會議,並選出新民黨葉劉淑儀作為委員會主席。特區政府已於1月27日公佈並於憲報刊登《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以便在廣深港高鐵西九龍站落實「一地兩檢」安排,完成落實「三步走」程序的最後一步即由香港特區立法。去年12月27日,全國人大常委會通過有關在廣深港高鐵西九站設立口岸實施「一地兩檢」的安排,副秘書長、香港基本法委員會主任李飛已代表人大常委會作出權威性解釋和表述:其一,「一地兩檢」符合憲法和基本法,全國人大常委會具有憲制性地位,是最高權力機關,有立法權、法律解釋權、法律修改權和法律實施的監督權,就有關「一地兩檢」安排是否與基本法相抵觸,常委會的貝w具最高法律效力,是「一言九鼎」,就有如當年通過基本法一樣,決定不容置疑。其二,今次安排與設立深圳灣口岸的立法性質相同,當年也是由立法會通過。而事實亦證明實施得很好,為回歸後創立「一地兩檢」成功案例的法律實踐。其三,實施「一地兩檢」沒有加入新限制、沒有改變香港特區的區域範圍、不改變香港與內地的出入境安排,也不ㄖC香港市民的自由。李飛之述備矣,反對派議員和那些「法律精英」信口雌黃反對,是因為他們是中國憲法和國家憲法性法律的盲人或「小學雞」。何謂憲法、憲制?憲法就是國家的根本大法,故人大常委會有關在西九實施「一地兩檢」不違基本法的貝w「一言九鼎」,必須服從不能反對。何謂憲制性法律?它與「普通法律」相對,是「普通法律」的立法基礎,具有最高法律效力,任何其他法律都不得與之抵觸,故亦稱「根本法」或「母法」。反對派議員和某些「法律精英」妄圖以「普通法」代替「母法」或解釋根據國家憲法誕生的「子法」香港基本法,是本末倒置的扭曲,因而違憲違法。香港高等法院和終審法院都必須服膺人大常委會對「一地兩檢」的解釋和貝w。服膺,就是由衷地服從國家的憲制法律秩序。遜暮腕ㄛ醱勤菩佽齣△閎玻齛擘鄹遘葴禲啄閡肩倷遛硤艭鍉籟狡迗肥糾佸騆伂蔥蛂悵鉼嗝僋珨襆苺甭鮸椆が捀封窔醟豯堬敶躟閟謊鵃畏恇墾珨蟘桵嘖篱樠絀辣租辣砠輓耙承臘﹋悵癸賹麷摹希襐蹎騕齣例庚ㄛ喳賮倞漆皇40嗣跺菩冞牲橔睅﹛迭音敕調驧鰍櫸杬蝗椒諂閎疥疰ЙI堐硞警婺倢導魂婓賸珨跺睿す腔笢弊奀ㄛ斕褫眭耋ㄛ嬴肥檗Й〧馺俴鐘疺螟縜偯鼣勻葇740嗣弇瑤毞荎倯ㄛす歙爛鍵躺27呡˙2016爛11堎12掁為刳遠奾訇縼搋蚥捕奾俶情Ⅳ舝10忑蠶躓滄俴埜豻哢婓滄俴捄褶笢殏秫懦毞ㄛ爛躺30呡˙2018爛3堎3掁玷桵絞躟麻襠躁馮尪酗燠耋粔婓模倎樑奀ㄛ棒喳趥薱▽芄盃埮瘓植殮黍譧睋侄薱>苺畋硐衄30呡##呡堎婓軗ㄛ奀測婓曹ㄛ褫荎轄蠅眕旯勍弊腔喪剴眳陑珨眻郇鳶眈換ㄛ慾療覂珨測衱珨測冼祀匊郅秉鵌槸偌騤棣侀瓛鉼虞僆楚ㄔD編:陳國球出版:商務印書館(香港)正如《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總序〉所說︰「我們期望這十二卷《香港文學大系1919-1949》能夠展示『香港文學』的繁富多姿。我們更盼望時間會證明,十二卷《大系》中的『香港文學』,並沒有遠離香港,而且繼續與這塊土地上生活的人對話。」現在我們再集錄各卷的編後感言以及四方朋友的讀後反應,正是所期待的對話延伸;「文學香港」的存在,正有賴多方的參照,不斷的對話。時日推移,或許山河有異,總是風景不殊。■整理:草草

   涴虳陔鯁敝妤婼契藜噾蠁牴少邿漆奻假奏黨輓擘廜拑纂匐晅糧仇ョ情ˇ食炵苀汔撰綴ㄛ※乾弊氪§毀絳炵苀垀剒蚚腔陬謙摯蚾掘蔚蚕埮128刳埮34〞40謙陬ㄛ湮盟狟蔥善硐剒10侉迗鄘噫翔苃嗐窸价楰尌壨窗ㄣ侅峞匙綾捸掄的狊栳腔珨跺笭猁諺醴岆婓澈弊奾控耋ひ砐庈撼俴腔測瘍峈※邧韓§腔薊磁腎翻栳炾ㄛ祤婓栳褶藝弊漆濂翻桵勦婓桵奀眻僻陳珅綴源瞄陑醴梓腔腎翻迵馴僻桵扲﹝珨跦棉躂芛樓珨跺啞沺々璋芛憩傖賸鳶璋耀倰ㄛ鎮獅祧芨奻蘋眴羲宎抻坰諾潔嫖悝薦疏ん腔旃秶ㄛ癡腔綸剕珩夔釬峈綻俋華す痀抻聆ん腔蚾饜馱撿##蝝佷臕玥飄藒聜皈硱擠蝥諒壖滄狊靆瑍齥苤ㄠ`言道餐飲業有「三高」問題,即工資高、材料價格高及租金高,唐宮中國如何克服業內的「三高」問題?唐宮中國首席財務官黃忠揚指出,經營餐飲業確實要面對多項成本問題,但當中最擔心的暫時是工資高。內地各省市的最低工資標準一再上調,工資上升是大趨勢,不過集團去年員工成本的收益百分比僅由2016年的%上升至%,反映不斷改善的管理措施奏效。他續指,其他如食物及租金成本則相對穩定,事實上租金成本一直以來算是集團的優勢,特別是內地方面,很多時酒店及商場會主動邀約,故一般租金條款亦較相宜。去年租金成本佔集團營業額約9%,相信此優勢能夠保持。他續指,面對員工成本上升,集團會積極透過管理方面入手,例如內地會透過導入中國文化,如「弟子規」和「了凡四訓」等概念去教育員工,令員工不會太看重金錢,反思自己工作的意義,盡量降低流失率。另外集團不太會調整菜式的價格,但會透過研發新的菜式提升食物質素。優質服務提升「回頭率」近年零售及餐飲業受自由行旅客減少拖累,街上「吉舖」比比皆是。唐宮中國自創品牌「唐宮小聚」主打休閒輕食,反而增長不俗,除了尖沙咀及中環外,今年1月於荃灣再新增一間分店。黃忠揚指出,就香港的業務而言,內地客人佔比不太多,故受自由行旅客下減少的影響不大。今年首季生意與去年相若,留意到客人消費力很強,反而最重要是提供優質的食品及服務去提升客人的「回頭率」。冀增海外合營「唐宮小聚」「唐宮小聚」於香港及內地目前合共設有7家分店,集團正打算加速發展,除了去年分別在香港及內地開設兩家「唐宮小聚」分店外,更促成了年內於上海開設3家同屬自創品牌的「唐宮茶點」分店。黃忠揚透露,未來希望能增加更多海外合營的「唐宮小聚」或「唐宮茶點」,因其運作相對簡單,目標可能是東南亞及澳洲等地。猁旮趙弊滅諒郤睿邧茧哫換,嫘滓羲桯※悝賂韜濂,Ч弊滅砩妎§翋枙妗犛魂雄,湮薯精栨佸鵌茧亃灠捆畸瓬儕朸,茠婖喟奾荎倯﹜郬喟濂佽鐘撩蟹蝏廗梉均ㄕ隊敹勝戭蟤邞聾悀U奇,其實五龍潭的清雅幽靜深碧靈動,何嘗不是一種天下奇觀呢?五龍潭及依泉潭而建的公園,有獨特的風韻。她雖沒有趵突騰空的壯觀場面,也沒有黑虎嘯月的磅礡氣勢,但主泉池南北長七十米,東西寬三十多米,比趵突泉、黑虎泉的泉池大得多也深得多,水質也是最純淨的,因而早在北魏時期,著名地理學家酈道元就在《水經注》中稱之為「淨池」。初春的一天早晨,我徑直來到「淨池」邊,第一縷春風徐徐撲來,吹皺一池春水,水面上蕩起輕輕漣漪,微波細瀾中,倒映茯K色第一枝--剛剛吐翠的垂柳,柳枝搖曳,輕煙淡霧,薄薄的晨霧,在溫柔碧藍的水面上輕輕地升騰,猶如妙齡姑娘身披的白紗,為五龍潭增添了幾分神秘,幾多溫柔。我忍不住坐了下來,細觀泉潭,純淨剔透、清寂靜美,宛如明鏡一般,清晰地映出藍藍的天,白白的雲,翠嫩的柳。柔情似水,蒸騰出幾多夢幻和迷離,令人神往遐思。我情不自禁地吟誦起當代著名詩人孔孚在《泉邊》中的詩句:「掬一捧泉水,洗一洗眼睛,心也綠了!」沿蚍磌銂漱p道信步,南岸,裊裊娜娜的春柳;東岸,透、瘦、漏、皺的太湖石假山;北岸西頭,田園般的小河和小石橋;西岸,渾樸風情的亭台樓閣;嫩綠的草坪,青翠的竹林,金黃的迎春花,一一呈現。慢慢走,彷彿在月宮裡散步;細細品,光陰裡的故事傳說。自古以來,五龍潭流傳茬多神秘的傳說。傳說五龍潭的泉水之所以深不可測,是因為潭底的塌陷處有一個裂口,在一潭碧水中顯得詭秘而深邃,這眼老泉自古就沒有乾涸過,不管濟南遭受多麼嚴重的旱災,只要在此祈禱求雨,馬上靈驗,大雨如注,因而水位始終深不見底。北魏以前,大明湖就在今五龍潭以北一帶,五龍潭與大明湖是相連的。後來,滄海變桑田,五龍潭與大明湖分開,形成了一潭獨立的清泉。酈道元在《水經注》中記述,濼水「北為大明湖,西即大明寺,寺東、北兩面側湖,此水便成淨池也。池上有客亭。」元代歷史地理學家、方志編纂家、文學家于欽在《齊乘》中寫道,「《水經注》濼水北為大明湖,西有大明寺,水成淨池,池上有客亭,即北渚也,今名五龍潭。」于欽記述的淨池上的客亭,就是當年杜甫與李北海宴集後寫下「海右此亭古,濟南名士多」的那個歷下亭,而那時的大明湖歷下亭,就在五龍潭北邊。這一帶早在北魏時期就已風景如畫,《水經注》中曾描述:「左右楸桐負日,俯仰目對魚鳥,極水木明瑟,可謂濠梁之性,物我無違矣。」只是在北魏之時,這一帶還不叫五龍潭。五龍潭之名的出現,是因為元代在潭邊建廟,內塑五方龍神。所謂五方龍神,就是陰陽五行風水學上指的東西南北中、青赤黑白黃五方土地之龍神,掌管茪迨飺s脈,五龍潭從此才得名。後來,歲月的風霜,使廟宇不復存在,但五龍潭這名,卻流傳了下來。《歷乘》即歷城縣志的最早編纂者、明代歷城著名文人劉敕,曾在《五龍潭》一詩中以傳神的筆觸描寫道,「傳是蛟龍宅,龍潛何處尋?壇中台殿古,門外石潭深。樹密雲常合,亭高日半陰;坐來水色淨,聊可空人心。」清代濟南詩人朱照在《錦秋老屋稿》曾記述,「古淨池,神潭,莫能穿其底。好事者建小廟於潭邊,塑五神像,乃曰五龍潭。小神者,龍神稱謂之詞,非小廟也。」五龍潭還有更為神秘的傳說。這裡曾是唐代開國名將、齊州歷城人秦瓊的府第。秦瓊跟隨唐太宗李世民南征北戰,屢建奇功,天下平定後,曾在五龍潭建秦瓊府,只是當時的五龍潭並無一潭泉水。貞觀十年,秦瓊去世後不久被封為胡國公,有一天,一夜暴雨,電閃雷鳴,大雨如注,有人見五條金龍閃現空中,隨即玉樓瓊宇塌陷,秦瓊府沉沒為淵,從此才有了五龍潭。元代濟南文學家張養浩在《復龍祥觀施田記》中寫道:「五龍潭,聞故老言,此唐胡國公秦瓊第遺址。一夕雷雨,潰而為淵。」有茪d年神秘傳說的五龍潭,集千種嬌媚、萬般風情於一身。公園內的二十六處名泉,個個嫵媚空靈,嬌柔多姿,有的如緞帶般的纏繞,有的似輕煙般的飄渺,或如碎石般飛濺,或似明鏡般的清幽。在五龍潭主泉池南岸向東,護城河畔,有一個不規則泉池,池中央的自然石上有個碗口粗細的泉眼,每到盛水季節,汩汩泉水自泉眼中騰空噴出,盤曲吐水,出露時的水狀如遠古時傳說中頭上生有雙角的虯龍,所以得名為虯溪泉。旁邊是月牙泉,初春的她已失去青春期的綽綽風姿。月牙泉要想生機勃發,大約在秋季。去年,地下水位達到二十九米時,我來到月牙泉前,泉水從蘑菇雲狀的山石中湧出,順勢疊瀑而下,形成水簾,如詩似畫,如夢似幻,溢淌出朦朧之美。五龍潭的美,不僅在於那些神秘的傳說,更在於深厚的文化底蘊。清代著名學者桂馥曾在泉邊建有潭西精舍,邀集各方文人雅士吟詩賦詞,成為芳華薈萃的文學百花園。建潭西精舍時,碰巧挖出了一眼新泉,汩汩噴湧,水勢甚佳,狀如冰壺,桂馥甚感幸運,大喜過望,大宴賓客,請眾人為該泉起名,來客都順茪C十二名泉的名字套路模式起名,有以泉的形狀命名的,有以泉的顏色起名的,有以泉的味道起名的,無論文人們如何挖空心思,都難落俗套,因而桂馥均不滿意。最終,別出心裁,親自起名為「七十三泉」,使人更易記憶。他還為此名賦詩一首:「名泉七十二,不數五龍潭。為勞算博士,籌添七十三。」桂馥還將附近天鏡泉的水引入其中,又建了一些亭台水榭,清泉繞屋穿廊,流入五龍潭,潭西精舍成了詩情畫意濃郁、激發詩人靈感的水景園。歲月的滄桑使潭西精舍不復存在,但在與它原址遙相對應的五龍潭公園南門東側,原東流水街105號中共山東地方執委會秘書處舊址,一座古式的二層磚石小樓,掩映在青松翠竹之中,成為傳承紅色文化的神聖園地。勤衾砉扂涴欴場堤恲散腔陔條粥赽ㄛ硜遶繕躁羔憯畎弝羽繕馨魂ㄛ岆珨笱澆偏ㄛ載岆珨笱湖艦﹝興 國大、丈、夫這三個字可以組成的詞語,用得較為多的應該是丈夫,其他像大夫和大丈夫就相對比較少用。女士還叫自己的另一半為丈夫的,如今也比較少聽聞了,說的不是先生就是老公的居多。至於丈夫在古代還有另外所指,恐怕知道的人就更少了。比如《管子》說的:「凡食鹽之數,一月:丈夫五升少半,婦人三升少半,嬰兒二升少半。」古代配給的食鹽,為什麼一月要減半?想來是天寒地凍,體力勞動減少了。而那個時代稱的丈夫,是古書說的:「男子二十而冠,冠而列丈夫。」又有古書說:「生丈夫二壺酒,一犬;生女兒二壺酒,一豚。」這裡的丈夫指的是男孩。可見丈夫自古至今是有三種身份的。丈夫其實還有一個意義。明代的劇作家來集之,著有三部曲的戲曲《秋風三疊》,其中第一部的《鐵氏女》有這樣的話:「父是丈夫,姊是奇女,妾豈奴流!」她父親是丈夫,怎麼可能是她的另一半?指的當然是《孟子》說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有志節的大丈夫了。現代人流行煲劇,在戲劇中看到大丈夫這三個字出現得最多的是日劇,但日本語的大丈夫卻一點丈夫的意涵也沒有。因為在日劇中,一個人如果不小心撞到另一個人,跟他道歉時,對方通常會答之以大丈夫三字,因為這在日語的解釋是不要緊或沒關係,有時在餐廳中女客人會回答服務員說大丈夫,那是答覆服務員詢問要不要來點什麼時而說的,意思等同「不用了」。至於大夫,長者大概都有記憶,小時候有什麼病痛的時候,家裡的長輩或者會說:去看看大夫吧。因為小時候稱為大夫的,就是指醫生,相信是根據宋朝以來設的醫官稱為大夫的沿襲吧。如今,相信只有遇上醫療糾紛時,才會想到要去找管理醫生的官員去投訴了。


*掛厙桴衄壽囀楈肴尌埏牁侍魙麾畏蝜蠟玴臥肴媊硜晸硊蜂侐腔例璉
③蠟懂陓懂萇(0063-23041688)汒隴ㄛ掛厙桴蔚婓彶善陓洘瞄妗綴24苤奀囀刉壺眈壽囀搳


珜醱髡夔ㄩ▽湖荂▼▽壽敕
COPYRIGHT 2008-2016 www.rg6899.net www.crnago.com & BZ.NEWSSC.ORG INCORPORATED. ALL RGIGHTS RESERVED. 抁ICP掘09013104瘍-1
厙奻換畦弝泭誹醴勍褫痐 晤瘍ㄩ2304685楷痐儂壽ㄩ弊模嫘畦萇荌萇弝軞擁 冪茠勍褫痐晤瘍ㄩ捶B2-201000116
膘祜妏蚚IE8.0唳掛眕奻銡擬ん摯1400*900眕奻煦望薹銡擬掛桴